失落在人群里无法移动时,她告诉我记住呼吸就好。

小杂感

默吟

    一

   也许这才是真正的青春:在娇艳的季节,感受着钟爱的文字的洗礼,以独立于自己之外的双眼目睹这个高度刺激与极度诱惑的时代,看着物欲一点点得到倡张和解放,人们一步步的走向蔑视崇高的顶峰,赤诚的灵魂放纵摇摇欲坠已久的三观,也在这时开始解放自己内心积压已久的爱与疯狂,抛弃已久的自欺欺人和一本正经,真实的面对内心的狂躁与宁静,做那一个真正的真人。这样的转换不带任何的功利性,未被世俗污染,他喧嚣着生命的激情,在自由的空气里飞舞轻扬,这是纯粹从生命本体来关照青春,这是人性的自觉,也是青春的自尊。...


我的琴声呜咽 我的泪水全无

周云蓬

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
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
我的琴声呜咽 我的泪水全无
我把远方的远归还草原
一个叫木头 一个叫马尾

“亡我祁连山,使我牛羊不蕃息
失我胭脂山,令我妇女无颜色”

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
明月如镜 高悬在草原 映照千年的岁月
我的琴声呜咽 我的泪水全无
只身打马过草原

©瑰峪 | Powered by LOFTER